羲和

周妈,王厨,穹厨

稀:

(。・ˇдˇ・。)第二季语音包开了 太开心了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周

蛋花粥粥粥粥周:

万圣节的🎃来晚了

水仙-禅定才好望穿心事:

大家好,今天白居不易擂台再次开赛,本次比赛由仙水为你们解说、欢迎收看。



梗来自微博 @狐狸姓居   @卢来来不来  @JerryHiddlestonOfficial  @月戈家的企鹅  @二米派 @看起来就很厉害  如果还有遗漏欢迎补充


知道PK原因的我,只想说居老师赢得漂亮!

老王啊啊啊感动哭!为了最好的队长!
但是小周...emmm这自由女神般的身影?

为众人抱薪者,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



会抗争下去的。同性恋不该是整治的靶子。

四面储鸽:

今天刷一次微博愤怒一次,以至于一个早上了,到现在仍然在愤懑。


我从很小的时候,从小学开始就已经接触过同性恋文学,并且从小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好。初中和班主任闲聊,谈到班里有个男生有同性恋倾向,我说这好像也没啥,班主任也只是喃喃的说:“也是,我认识那几个同
志朋友,好像也没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。”


所有的爱情,不论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,男人与女人之间的,还是女人与女人之间的,我都喜欢,都支持,因为爱情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,是两颗心的靠近。生而为人,你有什么资格去驳斥别人的爱情,难道就因为他们是小部分,你就不给他们去爱的权利吗?


我妈总跟我说,这种时候不要发声,对自己不好,可能会惹祸上身,但我仍然要说。如果一个人连最后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,那他还有任何权力可言吗。


我仍最喜欢鲁迅先生那句话:“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:我便是唯一的光。”


到了青年这一代,没有人能拯救我们,只有自己能,如果连最后一点努力都不做,就任人宰割与剥削,何来自由可言。所以即使我不是同性恋,但我仍然要说,并且要大声说,我永远爱同性恋文学,永远支持他们,并且永远捍卫他们应有的权利。


为什么我仍要在这里说,因为这里尚且还是自由的,我还有自由的空气可以呼吸。

虞华贵:

致无论妈多非多穷都依然给我寄好看明信片的崽~

河泽灯塔:

最喜歡和哥哥一起守夜啦——

草草摸個魚早早睡覺,明天考試

画人难:

哥——你——真——的——不——考——虑——带——我——玩——吗——?